Alice•Thone

I'm an artist.
I'm a performance artist.

取关随意,盗图必究。
CP-世界上最可爱的@薇薇名著

【D'Vill/Ralph】天与地相拥的一瞬

·无差
·段子集,没养分
·糖有,刀子有,大概五五开
·壹和贰没啥关联,只是想尝试日式文学风
·肆是叁的前传【可能之后会写长篇后续【Flag注意】
·我是谁我在哪我今天晚上吃什么
·建议搭配
椎名林檎《幸先坂》食用


--
出走半年
归来仍是翩翩少年
--
波子汽水参合着冰棍的气息,西瓜果肉上撒了盐,风铃在屋檐下发出声响,树枝和叶片飒飒地叫着,知了千转不绝,面前的少年在树荫下乘着凉。
阳光透过他的金发,发尖投下的阴影在祖母绿般的眼瞳中漂泊,见到眼前的来者,嘴角不自觉地上扬:
“午安,D'Vil。”
那是个只有在梦里才能出现的微笑,像是春日的第一束阳光,又似乎是寒冬里飘下的最后一片雪。
被唤作D'Vil的那人迟钝了一又四分之一秒,而后又微微点头,这一举动似乎使他们之间形成了一个鲜明的、与世隔绝的结界,将这二人从喧嚣炎热的夏季中区分开来。
“嘿,Ralph....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一个吻。


--
永恒刹那 辗转邂逅
不因忘却 吾等炎夏
--
绚烂的烟花在夜空中形成彩虹,倒映在他眼中又成了世界上最美的风景,金鱼在水池中摆尾,装着可乐的玻璃瓶外结上了水珠。
忽然,一颗裹着糖霜的苹果撞入眼前,D'Vil不用想就知道这是来自Teeth的好意,正当接过那根苹果糖时,身旁的少女眉尖向下,略是不满的发了话:
“这不是给你的,这是为你家那位准备的。”
她用自己细嫩的胳膊肘戳戳D'Vil的肩膀,投以一个观战者的眼神。
“能不能发展成正当关系就看今晚啦,把握住机会吧bro!”
“Teeth你小声点,我和他只是...只是好朋友而已。”
“你们在聊什么?”
藏青色的浴衣衬托得他白皙的体肤,锁骨外露,脸上还挂着水汽,头发草率地扎起,无形间有着一种妩媚。
“这是...给我的?”
Ralph接过那只苹果:“谢谢你。”


--
请告诉我的爱人
我因念想而逝
--
“抱歉,Ralph。”
这是第四十五次来看他了。
墓碑上没有姓氏,没有名号,连生卒年亦是不详。
收起那把鲜红的伞,雨点的欢舞戛然而止。
拿出钥匙,开门,踏进玄关,打开落地灯。
“我知道的,你又去看我了。”金发的男孩双手环抱在胸前,“不必自责,这不是你的错。”
“抱歉,Ralph。”他轻轻地摇了摇头。
“这不是你的错。”
“抱歉....”
“我说了,这不是你的错。”语气加重了半分。
他这才发现自己站在镜子前。
他这才发现自己才是活着的。
他这才发现自己.......不是他。
原来他疯了啊....
死去的不是Ralph,但活着的是。
“抱歉...”Ralph用手撑着镜面,“抱歉,D'Vil。”
抱歉,我最终还是没能活成你的样子。
抱歉,我不是你。
抱歉,我要去见你。


--
要是感到自己拿着的用具是多余的 干脆就湿着身子回去吧
--
“你没带伞吗?”
“拿上我这把吧,虽然颜色并不好看,但用起来很顺手。”
“我吗?我没事情的。”
“不用担心我的,我想Chiovanni老师会跟我家长说的。”
D'Vil自顾自的说着,硬是把伞塞到了Ralph小小的手中:“不用担心我,真的。”
“我没问题的。”他再补上了一句,生怕眼前这个小小的人儿不肯接受这份好意。
“我...我想和你一起走...”Ralph抿了抿嘴唇,紧紧拽着D'Vil的白衬衫,衣服上起了一个漩涡式的褶皱。
“真是拿你没办法呢。”
两个人撑着伞。
“就像是相爱的人一样呢。”D'Vil早熟地评价道。
“..才没有啊……”
“抱歉啦。”他吐了吐舌。


--
Still floating, as time rolls by.
--

-END-

评论(6)
热度(20)
  1. 如果奇迹有颜色.....Alice•Thone 转载了此文字

© Alice•Tho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