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Thone

无才无德 十分洒脱

取关随意,取用随意。
CP-世界上最可爱的@薇薇名著

【D'Vil/Ralph】茎和叶

✓花吐症梗
✓是糖
✓BGM-Sheena Ringo《kuki(茎)》


-壹-

Flower bold
But there's no need for rejoicing more


-贰-

Ralph吐出了一朵花。

圆圆的,小小的,淡紫色的,铁线莲。

“你在哪里摘到的?”Ylva向右瞟了一眼。

“你是说这个吗…”Ylva饶有兴趣地拿起了花仔细端详,“欸欸别碰...”

“为什么?”

“...会得花吐症的。”

诧异的神情在这位年轻的姑娘脸上停留了三分之一秒:“我去找Ulrika了,回见!”

妈的狗粮,Ralph心想。


-叁-

他的身体状况正在恶化,那小小的铁线莲似乎是想要了他的命,它们正在肺泡内生根、发芽,长长的茎沿着他的肋骨向上伸展,最终,那花朵带着新鲜的血液染红他的口腔。

“我没事...咳...咳咳...”

Ralph用手捂着嘴,花瓣从指缝间溜走,落地地上。

“你需要休息。”Terence导师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严厉。

“...不,我真的...咳咳咳...真的没事…”

Ulrika将他的手臂架在自己肩膀上:“走吧,我带你回去。”


-肆-

那花还在他心头萦绕,占据了他的一切,吞噬着他的记忆,放纵地生长着。

自从那次以后,他将自己反锁在了房间里,发誓再也不出来。

“嘿!”Pink敲了敲窗户,“说真的,你需要出来呼吸新鲜空气。你知道的,花儿也需要透口气。”

Ralph摇了摇头,突然,一大丛花瓣从他口腔中冒出,把窗外的女孩下了一大跳。

“坚持住!我...我去找医生来!”

晚了,Ralph心想,那个人不可能及时赶到的。

他昏睡了过去。


-伍-

“Ralph...”

他应声睁开眼睛,来者并非平常和他一起说说笑笑的勇者们,正相反,那人只会在他心中。

“Ralph。”

他的意识恢复了半分,眼神聚焦在一处,他看见那人异常严肃的神情。

“D'Vil。”

“生了那么重的病为什么不告诉我?”

“抱歉啊…我怕你担心...”

“这…咳咳...这算什么理由...”

他惊异地看见那人嘴唇上的蓝色小花。

“琉璃苣。”D'Vil把摘下其中一片花瓣,小心翼翼地放在Ralph手中。

然后,毫无预兆地,一个轻轻落下的吻。

诅咒解除。


-END-


评论(1)
热度(21)
  1. 如果奇迹有颜色.....Alice•Thone 转载了此文字

© Alice•Tho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