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Thone

人到中年不得已 鸡尾酒加花生米

抱图请先注明出处
CP-世界上最可爱的@薇薇名著

【D'Vil/Ralph】Recollection

•QQ那边文发不上去 qwq
•原本想取She's the Dragon为题的但总感觉有什么不对……
•双性转注意
•毫无经验的屠龙勇者Ralph♀/被封印在剑里的D'Vil的一部分♀
•Ralph视角
•越写越扯,放飞自我x

---

『Some things turned around for a lifetime.』

---

“我记不得我自己。”她说。

“你怎么可能记不得你自己呢?”我说。

“不记得了。”她摇摇头,微风拂着她的头发,她的头发很好看,像春天的风信子一样。

“你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我问道。

“你的武器,”她的围巾在空中摆动,“你身上的佩剑。”

我伸手去摸了摸她的围巾,那颜色像苹果:“那你的手呢?”

“这就是啊,”那林檎色的围巾从我手中挣脱出来,“这就是我的手。”

“那你的名字……”

“我记不得了。”

“好吧,‘我不记得我叫什么’女士,我叫Ralph,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是。”她的角闪耀着金色的光,“吾之身托汝麾下。”

“你倒是说人话啊……”

---

我曾听说村里的老人讲过那传说,勇者斗恶龙的那个老到能掉了牙的传说,至少在我12岁以前我对它持怀疑态度,直到我12岁生日那天。

人在睡不着的时候容易想很多事,我看着眼前的她,那些人说龙生得俊美,却是无恶不作,如果不是因为她的性格懦弱我几乎怀疑她就是那只传说中的龙。

她生得漂亮,万人之上的那种美,并不是庸俗苍白,而是倾国倾城。

“喂,你该不是那只传说中的龙吧。”

“什么?”她并没有睡着,也是,这山洞实在是不宜过夜,“你刚刚……”

“没什么没什么,晚安。”

---

“你的亲人呢?”

“没了,他们都走了。”

“……”她底下了头,“我很抱歉。”

“这又不关你的事,为什么要道歉?”

“……我不知道,但我总感觉这件事就是我做的一样。”

“别想太多,”我拍了拍她的后背,“又不是你做的。”

“我知道,但是……”

“我的父母,是被龙所伤而亡。”

“……”她的眼帘低了下来,“那你是准备报仇?”

“是的。”我努力把眼泪憋回去。

突然,我的眼前一片殷红,她的围巾拂去了眼泪:“想哭就哭吧。”

---

“你……你把头转过去!对,就这样!不、不要偷看……”

此前经历的一场恶战中我失足坠河,好消息是我们赢了,坏消息是我浑身上下没一处是干着的。

……等等,我为什么要用“我们”这个词?

算了这不重要,我已经把外衣脱下了,感谢上苍,我的内衣和衬裙都没沾水,还能将就着穿。

“好…好了,你可以把头转过来了……”该死,我的声音重来都没有这么颤抖过。

她转过了头,但眼睛上依旧蒙着那围巾的两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不该乱看。”

“噗,”我笑出了声,“谁教你这些的?”

“Teeth。”

“那是谁?你的盾牌朋友吗?”

“我忘了。”

“‘我不记得我叫什么’女士,你还记得些什么?”

“你的名字是Ralph。”

“还有呢?”

她的围巾从她那好看的眼睛上落下:“还有……你的胸很平。”

---

“我们到了。”我望着眼前破旧不堪的高塔,那上面住着龙。

“你很紧张吗?”

“欸?哪有?”

“你的腿在发抖。”

“我……我只是想起了以前村子里吟游诗人唱过的一首歌而已……没、没什么好惊讶的!”

“你的手也在抖。”

“因为我的腿在抖啊。”

“……”她望向前方,“你知道吗?这让我想到了些很陌生但又很熟悉的东西。”

“我不知道。”

“……”

---

“如果我是只龙你会恨我吗?”

“不会。”

“那你会爱我吗?”

“更加不会。”

“难怪没人陪你一起来。”

“因为有你在。”

“那如果没有我呢?”

“那我就强行创造出一个‘我不记得我叫什么’的人。”

---

“这是你自找的,小姑娘。”那龙化作了人,躺在软垫上,“如果不想死的话就掉头回去吧,我对你没兴趣。”

一百年前,勇者以胜利为终,封印了活了几千年的龙,但是他错了……

那只龙有着和她一样的容貌:“废物。”我听见那只可恶的龙这么说她。

“废物?”她歪着脑袋,“原来我的名字是废物啊。”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卖萌???”我向她吼道,“卖萌可耻你知不知道?”

“不知道。”

---

他们说那勇者把龙封印在了……在哪里呢?

此刻我也跟‘我不记得我叫什么’女士一样什么都想不起来,但可以肯定的是,当年是强行HappyEnding的。

并没有传说中的大战三天三夜,也没有什么三百回合,我迅速上前,趁着那只龙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挖出了她的心脏。

好了,故事结束,我瘫倒在地上,因为我真的好久没有安安稳稳地睡过觉了。

---

“这个故事烂透了。”

“那有本事你编一个啊。”

“算了吧,”D'Vil鬼使神差地亲吻了我的额头,“我没你这样的好文采,Ralph。”

“这还差不多,晚安。”我把因害羞而变的通红的脸塞进被子里。


-END-



评论
热度(9)

© Alice•Tho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