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Thone

无才无德 十分洒脱

取关随意,取用随意。
CP-世界上最可爱的@薇薇名著

【用BE三十题产小甜饼挑战】之七——七年之痒

与其说是小甜饼还不如说是白糖水x

BGM-《I won't last day without you 》椎名林檎/宇多田光

---

“Ralph。”

“怎么了?”

被叫到名字的那个人关掉了桌上的收音机,Carpenters乐队的歌戛然而止,桌上的面包涂着黄油,牛奶还在冒着热气,报纸的油墨味和早餐的甜味混合在一起。

“我牙齿疼。”D'Vil捂着自己的左脸颊,委屈地望着自家爱人,作出一副随时能哭出声的表情。

Ralph抿着嘴,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走吧,我这就载你去牙医诊所。”

---

这是他们的第一个七年,他们的相遇开始于Ralph生命中的第二个七年和第三个七年之间,而现在他却处于第三个七年和第四个七年的黄金分割点,D'Vil也是,他们不再年轻,少年的戾气早就在日常生活的忙碌中淡化。

他想起最开始搬来这里的时候,那是一个秋天,车的后备箱里塞着满满当当的两个箱子,一开始还元气十足的说着“全都包在我身上”的Teeth早就在车后座呼呼大睡。那时的房子还是空空如也,后院里长着些不知名的野花——当然现在院子里的一切都被D'Vil打理的井井有条。

他们的爱情只得到那些挚友们的祝福,在外人看来这爱情有悖于圣经,但是他们顾不得那些,他们早已拥有彼此。

“Ralph?”D'Vil的声音把他从回忆拉回现实,他不敢太大声地说话,生怕一举一动牵扯着自己衰弱的神经系统。

“抱歉,”Ralph踩下油门,“我走神了。”

---

他顺道去了一趟便利店,大门上写着“711”的霓虹灯因年久失修而闪烁着,冰镇的瓶装矿泉水还在冒着水珠,他从钱包里熟练的拿出一张印有亚伯拉罕·林肯头像的纸币。

在等待找零的途中,Ralph用手指摩挲着钱包里夹着的照片,上面是他和D'Vil,还有企图在后方抢镜的Ylva,那时他们尚还年少轻狂,就连第三个七年都是那么遥远。

但他们的确是相互依靠着走到了现在,不是吗?

Ralph将一只紫色的泰迪熊公仔塞进D'Vil怀里:“刚刚在货架上看到的,觉得和你很配就买了。”一边说着一边把附赠的薄荷糖塞进自己嘴里。

“我看不出来它和我有什么相似之处。”

“它和你一样都捂着下巴。”

“它那是在卖萌,我只是牙疼。”

“是啊,但你萌到我了。”Ralph轻轻的在D'Vil额头上亲了一口。

---

他正坐在诊所大厅的等待位上,百无聊赖中翻起了时装杂志。在他边上坐着一对母女,小女孩睁着大大的眼睛问着自己母亲牙齿掉下来真的还会长出新的来吗这种他小时候也问过的蠢问题。

“母亲,牙齿为什么会掉呢?”

“那是因为它已经完成了它的使命啊。”

在Ralph印象中母亲永远是一副和蔼的样子。当时的他才刚刚过了人生中的第一个七年,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母亲永远留在身边陪伴他,但上帝注定要关上那扇门。

可是他现在却拥有了名为D'Vil的窗户。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Chovanni女士曾祝贺过他们“走到这步实属不易”


这步?这步是哪步?那时对的他什么都不明白。他们面对着世俗的偏见,他人的眼光,像猫一样依偎着走到了现在。

吊顶电扇吱吱作响,Ralph的思绪却不知道飞往了何处……

---

D'Vil用手捏着自己那颗被拔下来的坏牙,甚至有点想哭,耷拉着脑袋和Ralph撒娇:“我要吃冰淇淋。”

“不准吃,你已经失去了一颗牙齿了。”

“那是因为它已经完成了它的使命啊。”D'Vil把那颗牙齿放在手心,“我不管,你得赔偿我精神上的损失,拔牙有多疼你又不……”

他剩下的话被Ralph的吻堵回了喉咙,那是D'Vil尝过的最甜的吻,胜过世界上任何一颗糖果或是巧克力。

“满意了吧。”Ralph把牙齿从他手上拿过来,“你看,它已经完成了它的使命。”

“第七个结婚纪念日快乐,我的D'Vil。”

-END-

评论
热度(17)

© Alice•Tho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