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Thone

无才无德 十分洒脱

取关随意,取用随意。
CP-世界上最可爱的@薇薇名著

【D'Vil/Ralph】旅途

用以前弃文的选段拼拼凑凑而成
就当是看平行世界的他们
文章题目在每段前
没什么意思

如果有比较想看全文的可以评论区留言,我再润色一下放出来。
【不过我觉得不可能,我的文只可以烤火】



我喜欢你,因为你比我更像我自己。
——艾米莉·勃朗特《呼啸山庄》



-昼の星-

“写的最投入的一篇,但是文笔贼垃圾,想了想只有这两段还算好。”

---

他有时会想,他们长久以来羁绊的动机是为何物。
相识不过是是那一刻两秒钟的事,从面对他对战,到背靠着他作战,这之间也只不过是相识。
暗处波涛汹涌,河流逆流而上。即便如此,紧握着的双手也没有放开过,少年那双青绿色的眼眸永远使他感到安心,无论是在战斗时,亦或是二人独处时,永远都是那样平静。

人生苦短,何尝又不一试?在Ralph的嘴唇贴近的那一瞬间,或许就渐生了这种情愫吧。
他们在夜晚之时狂欢,于黎明之时伴随着宿醉再奏一曲,并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在树梢上时相拥入眠。
清晨的星星还挂在天空,明亮但又不耀眼,遥远而又触手可得,就如他一样,表面上是那么疏远的二人,在某种时刻、某种无法解释的化学反应下,或许真的会产生什么吧。




-We Knew It Long Ago-

“Teeth中心,欢脱向,由于太过欢脱所以一直不敢发,截选了两段不那么ooc的。”

---

恋爱的气氛正在四肢百骸中悄然游动着,Teeth是第一个发现的,但绝不会是最后一个。她懂得男孩们在一起时所作的那些蠢事,靠她灵巧的脑袋就洞悉了一切。就算是D'Vil用“Bromance”的借口和迫真的演技糊弄过去也躲不过她的眼底。

“安啦,不会说出去的。”其实不说大家也都知道了,但是这句绝对不敢说。

---

“喂,D'Vil。”
“什么?”
“没什么,只是无聊,想叫叫你的名字而已。”
“……随便你吧。”

“D'Vil。”
“别告诉我这次又是无聊之举。”
“我喜欢你。”
“都说了再戏弄我一次就……欸等等你刚刚说什么?”

这下子真是连傻子都知道了,Teeth在内心默默翻了个能到后脑勺的大白眼,心想这可不是我说出去的。




-撞了南墙也不回头-

“如题,这是一个撞墙故事,与其说是写文还不如说是我自己撞了南墙抽了风的产物”

---

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D'Vil说不清,Ralph也是。
什么“不撞南墙不回头”,明明只是恰好撞见了对的人罢了。




-Only death can separate us -

“角色死亡有,超短,其实这里差不多就是全文了。”

---

这次的敌人比以往要多,Ralph却意外地受了重伤,Pink一反常态使用了单体恢复技能,一旁的Loud挥出巨剑抵挡住怪物的攻击,蓝发和粉发的两位少女交换了一个眼神,熟练地运用出集体技能,这一波大抵是歼灭了,不远处的山洞正好可以用作休息的中继点。

---

“在这里等我。”他说。
“前面是死路一条……”一向沉默的Eric开了口。
“没关系。”他摇了摇头,“替我照顾好Ralph,他腹部的伤口还没愈合。”

“这个玩笑不好笑!D'Vil!回来!”少女扶着自己遭受重击的左臂,呼唤着她多年的挚友。

“待在这里别动。”
D'Vil转过身,作出了那个熟悉的微笑。
“我去解决。”




-END-

评论(3)
热度(9)

© Alice•Thone | Powered by LOFTER